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小鱼儿资料论坛 > 奥布赖恩特 >

“IP电影”是神马?不了解的人先看《栀子花开

归档日期:07-18       文本归类:奥布赖恩特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现如今,“IP电影”已成为电影圈最火的概念。“IP电影”以燎原之势攻占了五一档、国庆档、贺岁档等重要档期。放眼望去,“IP电影”无处不在。那么,“IP电影”到底是什么电影?简单说来,IP就是知识产权,可以是一首歌,一部网络小说、一部广播剧、一台话剧,或是某个经典的人物形象,哪怕只是一个名字、一个短语,把它们改编成电影的影视版权,就可以称作IP了。2015年,众多“IP电影”席卷大银幕,亲爱的你,准备好跟IP电影一起发烧了吗?

  谁能够想象,没有剧本,没有演员,甚至也没有导演,只是听了一首歌,就能让一众投资人忙得热火朝天。然而在2015年,这样的事情并非天方夜谭。正如乐视影业CEO张昭所说:“音乐IP就是大金矿。”接下来的一年里,去影院在银幕上找寻歌曲的韵味,将成为一个趋势。《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明天我要嫁给你了》、《你的背包》、《她来听我的演唱会》、《爱之初体验》、《小苹果》、《小情歌》、《三年二班》、《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我的未来不是梦》等这些耳熟能详的歌曲名字,已经陆续出现在了广电总局的拍摄公示栏内。

  当《同桌的你》这部由校园歌曲发酵而来的电影,以不到3000万的投资狂收4.55亿票房的时候,IP为何物还鲜为人知,然而《栀子花开》将映未映之际,“IP”却在电影世界里炸开了花。据说“同桌的你”四个字,每个字就值1亿元,可见“IP”电影盯上的,是名字背后的文化积淀,创作可能性,以及商业价值。正因为如此,《栀子花开》的创作,便由“民工级”的IP掘金,成长为一种初具产业形态的精耕细作。请来了渊源最深,气场最合的何炅来执导,“宣传前置”的伎俩也娴熟运作着,把主角取名权抛给观众的形式走的也是体验式文化消费的路线。总之,一切的一切,都是崭新的,前所未有的。

  那么,该怎样去期待“栀子花开”这四个抽象的字背后的电影故事呢?一首长度不过三四分钟的流行歌曲,如何裂变、升华成一部90分钟标准片长的电影,这在成为观众期待之前,首先是投资方和制作方探讨的命题。为此,片方召集了一大帮写手,以“栀子花开”为题,脑洞大开,千挑万选之后,才锁定了这个在本月10日上映的故事,淡淡的青春,纯纯的爱,充满激情、鲜活明亮的青春内核,意图将所有有过青春的人一网打尽。《同桌的你》看哭了正青春和已不再青春的你我,证明了音乐IP是通向灵魂的最佳准入方式,正因此,《栀子花开》未映先火。

  从春节贺岁档的《狼图腾》,到五一档扎堆出现的青春片,暑期档《小时代》完结篇,再到国庆档陆川版《鬼吹灯之九层妖塔》和年底即将上映的由乌尔善执导的《鬼吹灯寻龙诀》,由畅销小说和网络小说改编而成的影视剧作品,当仁不让地成为了“电影IP”的重头戏。回首2015年前6个月,已下线票房过亿的国产片里,真正为影片原创剧本的,只有徐静蕾执导、王朔编剧的《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以及刘德华主演的《失孤》。

  而在今年第十八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由小说改编的影片《烈日灼心》则成为最大赢家,同时摘得最佳导演、最佳男演员两项大奖。该片即改编自女作家须一瓜的长篇小说《太阳黑子》,原载于《收获》杂志上,属犯罪悬疑类题材,但电影的结局与原著结局并不相同。据《烈日灼心》导演曹保平透露,将小说改编成电影剧本时,花费了很多时间,常常因为在逻辑上无法说服自己而写不下去。特别是原作中有些东西,还要在符合审核标准、不影响戏剧张力的情况下,进行电影艺术的再加工,这个过程非常煎熬。不过好在没有伤筋动骨,基本保持了原汁原味,达到了想要的效果。

  凭借一部电影,三名演员同时获奖的情况并不多见。《烈日灼心》三大主演邓超、段奕宏、郭涛,一个协警、一个刑警、一个的哥,三人在影片中演技大爆发,缺一不可的演出在上影节一亮相即艳惊四座,最终同时夺下影帝桂冠。《烈日灼心》已定于今年内上映,多个奖项的获得,让人不由得对这部影片充满了无限期待。

  一个又一个成功案例,让经典小说的版权成为稀缺资源。电影IP的触角早已伸向拥有众多忠实粉丝的网络小说,还有的在电视剧市场试水之后,再到院线走一遭。改编题材上也较从前有所突破,跨越青春、仙侠和悬疑,IP的布局和版图还在不断扩大。

  张震要走进电影院去讲鬼故事了,而且其制作者是首次涉足电影投资领域的任泉和李冰冰,据说《张震讲鬼故事》要连续投拍10部,恐怕不得不说是今年电影市场最大的IP。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张震讲鬼故事》几乎是80后高校学生们的一段不可磨灭的青春记忆,在宿舍里守着收音机听《张震讲鬼故事》,那身临其境的感觉,越听越害怕,却越听越上瘾。其后,《张震讲鬼故事》被做成有声作品,并形成品牌。曾几何时,赖盗版所赐,《张震讲鬼故事》迅速冲出北京,蹿红长江以北,掀起了中国恐怖文学的小高潮。正是盗版猖獗,才让更多人看出了恐怖文学具有相当庞大的潜力市场,于是才有后来的恐怖有声专辑。

  而改编后的影片,更是几乎全部取材于年轻人身边的恐怖故事,下足了猛料让人汗毛直竖,惊声尖叫。以往挂羊头卖狗肉的国产恐怖片可能让许多恐怖迷颇为失望,而《张震讲鬼故事》则至少有多年的听众积淀,那种被恐怖氛围虐心的快感,急需滋长和升级。影片中普通的合租房、烧烤摊、小河边、小剧场,无孔不入的恐怖调调随时来袭,同时再匹配年轻人热衷的校园恋情、青涩青春、闺蜜话题,这份任泉、李冰冰联袂制作的“张震牌”秘制恐怖料理,就这么惊艳出炉,和盘端出了。

  此次影片《张震讲故事之鬼迷心窍》,是瞄准固有年轻受众群体而来的都市惊悚品牌再现,张震那令人恐怖的声音也在银幕中再次响起,让人有一种在电影院里听“张震讲鬼故事”的现场感。此外,这位高深莫测的恐怖料理大师,还会在影片中客串亮相,备足了恐怖大杀器,刺激着“恐怖控”们饥肠辘辘的情绪。

  不难看出,或许《张震讲鬼故事》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中国都市题材恐怖电影大品牌,只是指日可待的事情。总之,奇巧淫技不足道恐怖的精髓,想要尽情释放,想要惊悚的快意,想要恐怖的虐心,还得走进影院,让那幽幽的声音,引爆恐怖的high点。

  很明显,在电影圈里,话剧IP电影“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这是它甚嚣尘上之后给人留下的某种印象。之前《十二公民》的导演兼编剧徐昂,便是话剧导演出身,《十二公民》是他的电影导演处女作,虽是根据经典美国影片《十二怒汉》改编,但全剧却活灵活现地表现了话剧的舞台风格。有人评价说,《十二公民》是具有国民气质的一部电影。只靠一个几乎不换背景的银幕“话剧”,成功地写活了十二张嘴,深入探讨了中国社会的贫富分化问题,让来自不同阶层的十二个人,最终艰难地达成了价值共识,从而赢得关注,获得成功。

  《恋爱排班表》则是话剧IP的另一次疯狂逆袭,这部据说灵感源自英国闹剧《奔向你老婆》的荒诞喜剧,曾多次改头换面登上北京、上海话剧舞台,屡创奇迹,最终改编成电影。话剧IP基本有一个共性,场景并不丰富,但故事的矛盾冲突非常强烈。《恋爱排班表》以黑道、丑闻、三角恋和各种“笑弹”为噱头,配以许晴和车晓的颜值,再加上话剧独有的空间调度与台词运用,让各种阴差阳错,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情节一步步聚拢在同一屋檐下,持续发酵。

  话剧元素的成功移植,无疑将产生巨大的艺术能量。这部电影的故事核,说到底是一个探讨双人床如何能睡得下三个人的故事,它探究的两性伦理问题,可以说是文艺作品永恒的母题。譬如张爱玲就曾说过,也许每一个男人总会穿梭在红白玫瑰的女人世界,环肥燕瘦,取舍难抉。《恋爱排班表》中的男主“张立国”显然活脱脱地演绎了这种尴尬,捧腹大笑过后,其“渣男渣女”的思考,让一部分人愤怒,一部分人颤栗。然而这似乎并不是一部严肃探讨爱情是非,指导三观的电影,一个精明的电影创作者,不再企图让观众走进影院接受拷问,而是在接受美学上下足功夫,让观众在欢笑中,情不自禁地滑进故事的圈套,让一千个人看到一千个哈姆莱特,各取所需。(文│曾宝)

本文链接:http://40jesus.net/aobulaiente/4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