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小鱼儿资料论坛 > 奥登 >

纪念奥登退役:他曾从张伯伦和拉塞尔的世界路过

归档日期:12-04       文本归类:奥登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格雷格-大帝-奥登退役了,只有28岁!只有28岁的奥登已经回到母校俄亥俄州立大学,打算从事与体育有关的工作担任校队的助教。奥登一脸遗憾的说:“一切都结束了,对发生的一切我不后悔,但本该可以做的更好,只是现在我觉得自己就像个老年人。”而这个老年人,恰恰在当年是力压杜兰特的头牌状元,一个被誉为“张伯伦+拉塞尔”合体的金刚,一个本应该成为NBA历史传奇中锋的天才。然而他只是从张伯伦和拉塞尔的世界路过,没有停留在历史伟大中锋的长河,甚至没有惊鸿一瞥。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已经没有多少人再提及当年如变形金刚一样的格雷格-奥登了,可这是一个你值得记住的球员。生活本身就不该是将一部分视作全部,而应该将苦乐都当成修行,很明显奥登就是这样的人。

  一方面他频频受伤将他粉饰成“玻璃海拔”,另一方面他在场外丰富的“课余生活”又将他描述成“话题金刚”。格雷格是个闲不住的人,他拥有陵南鱼柱那样的自尊心,却也有着仙道一样悠然自得的浪漫主义情怀。他老兵一样的笑容背后隐藏着蠢蠢欲动甚至是春意盎然,这些东西你从鱼柱身上看不见,也无法从仙道身上完全领略。然而,对于奥登而言,人生似乎不存在分明四季。他始终让自己如同含苞待放的花蕾,在春意中悄然等待自己的夏天,而当时因为“那个人只是长的高一些”而深受打击的大鱼柱身上体现出来的深刻的自卑感却没有在奥登身上体现出来。他在努力的同时也没有将全部精力放在篮球上,在他看来,生活是五彩缤纷的,而篮球只是橙色,还无法填充自己悠然的生活。如果有一天你说他就是个三流的篮球手,那么他可能会反驳你说:我是一个顶级的生活情趣家,浪漫且饱满。

  【他远没有人们想象的那般脆弱和自卑,除了那张少年老成的脸,奥登有着别样的风情万种】所有人都远离你,因为你没有站在舞台中央。所有人都关注你,因为你还没有离开舞台。人总是周旋在舞台的边缘和中央,在多数承受嘘声和指责的同时,偶尔才能感受几番掌声和喝彩带来的愉悦。然而在舞台中央的人,是少数。你大可以不关注奥登,不过当你在百度中娴熟地打出“奥登”的名字时,能和格雷格的名字并驾齐驱的只有著名的诗人、英国左翼青年作家的领袖威斯坦-休-奥登。人们对此并不熟知,因为威斯坦·休·奥登的诗是如此复杂深邃,以至于英语无法完全解析其诗词中闪耀的光辉。奥登在1973年维也纳的一次诗歌朗诵之后因心脏病离世,不过因其诗词的伟大和高贵让他立于不败之地。当你简单熟知这些之后,多数球迷包括当初对格雷格趋之若鹜的那些波特兰球迷会质疑:格雷格·奥登的名字凭什么和威斯坦-休-奥登并驾齐驱?

  然而,奥登真的如同那些挑剔者指责的那么平庸甚至不堪吗?事实显然不是我们现在了解的那些,奥登的少年老成在他被那张嘲弄了一万多次的脸庞背后,还藏有坚毅的目光和平和的心。

  首先我们必须提及一个大红大紫也和奥登息息相关的人物:凯文-杜兰特。可你不能因为如今杜兰特的如日中天和奥登的黯淡就指责波特兰总经理的有眼无珠。实际上作为当年选秀内定的前两位,论及数据和个人成绩杜兰特依然算得上当仁不让。这个来自德克萨斯大学的前锋是第一个赢得了年度所有大学球员奖项的大一新生,每个奖项都足以让大学篮球界的骄子们垂涎——约翰·伍登奖、奈-史密斯奖、美联社最佳球员、全美篮球教练协会年度最佳球员、阿道夫-鲁普奖以及奥斯卡-罗宾逊奖。奥登在看过杜兰特的表演之后身子一沉,坐在沙发里发了会呆,然后以老者对孩子那样的口吻向对面的采访者娓娓道来,“凯文今年打得太棒了。我甚至没办法不喜欢这个家伙。我的意思是,看看他的数据,再看看我的,简直没法比较。我真的没有做得像他那样好。”

  在人们恶炒杜兰特风靡全美的时候,奥登更像是拉塞尔一样在NCAA埋头苦干,14分10个篮板5次盖帽,14分11个篮板5次盖帽,18分16个篮板2次盖帽……每天晚上奥登送上这样的数据之后显得有些木讷,媒体在身高2.13米的身躯上直接打上“防守奇才”又或者“劲爆金刚”这样的烙印,诸如此类。而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奥登大帝”的名衔不胫而走,相比2003年选秀夏天詹姆斯“小皇帝”的帽子,奥登显然在低调向自己篮球生涯之路挺进的时候依然在吸引无数人驻足鼓掌。

  人们对他的夸奖和赞同不知道什么时候,蜕变成了一种不讲理的被放大的顶礼膜拜。在用退役的没退役的死了的活着的众多伟大球员被攒成一个模板之后,有些人感觉良好地评价道:“他是那种20年才会出一个的中锋。”好像奥登是他自己儿子一样骄傲。18岁的奥登作为全美第一高中生受到了杰里·科朗吉洛的邀请——成为梦七队中惟一训练名单的高中生。后来此事因为奥登的右腕韧带手术而作古,老K无比惋惜地说:“格雷格不能参加今夏的训练,我们感到非常沮丧,但他潜力无穷,是美国未来有重要价值的球员,我们高兴的是,尽管他进行了手术,他仍将来到这儿,适应美国篮球的文化。”

  当然奥登确实让全世界失望了。可并不是所有人都要经历“手腕骨折、微创手术、脚部扭伤、膝盖骨碎裂、左膑骨韧带撕裂“等等伤病,然而当他在Big Ten联盟冠军争夺赛上的最后几秒的罚球顶住了压力,用受伤的手腕带走了胜利之后,波特兰人有理由如此迷信奥登,他们将杰夫专业数字报告扔在一边,然后NBA著名的后卫也是波特兰主帅的麦克米兰深知优秀中锋和后卫之间的微妙关系,所以他在选秀前就以各种方式在提醒所有球队打消俘虏奥登的念头,“乐透抽签前两天,那时很容易说,‘我会选这个家伙’,奥登这家伙就是那个我想要选的”。

  有时候你甚至很难理解奥登是如何从各种压力还有非议嘲弄中傲然挺立的。未老先衰的脸庞曾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压力,像G.O.(奥登缩写)、Uncle Greg(格雷格叔叔)和Bill Russells dad(比尔·拉塞尔之父)这样具有对人格攻击性的绰号始终惯着于奥登的职业生涯。像“你是否参加过二战”这样的问候语也时刻回荡在奥登耳畔,在进入NBA之后,更多的戏弄和嘲讽如期而来,巴克利说:“我估计他27岁了。我不喜欢他(奥登)的胡子,那太难看了。”不过给人印象最深刻的应该是在选秀时候主持人对奥登的提问——“你认为你和勒布朗·詹姆斯谁看上去更老一些?”“我看上去要更老一些,这么说我并没有不尊敬勒布朗的意思。”在主动面对自己最尴尬问题的同时还能不开罪联盟力捧的天王,奥登除了成熟的脸,有拥有更成熟的智慧。在他看来,那些嘲笑他的人多数是不配和自己平起平坐的,他允许也明白“酸葡萄”心里作祟,他在九岁时候的教练,前AAU教练史密斯笑着说道:“他是个有着超过他年龄般懂礼貌的孩子”,但他又很快地补充道,“他以前可是个狡猾的人”。

  【狡猾,这是人们很少听到的评价,但是你却不得不承认,奥登的思维和行为都是不同于常人的】此时当你追溯到他儿时经历的时候,你会发现奥登有着诗人一样的浪漫主义情怀,同时也具备了诗人不具备的现实主义坚韧和眼光,在天真和现实的夹道中,奥登活得很惬意自我。他儿时的梦想是成为牙医,“我总是很欣赏成为牙医,我喜欢让我的嘴得到清洗, 让我的牙齿洁白如玉。”这首先让人无法和他现在邋遢老迈的形象联系在一起,但是可以看出,奥登非常在意自己的形象,同时绝非人们想象的那般自卑和不堪。他很聪明,因为他有一般人没有的自知之明,“我不能做平常孩子做的事,所以我就看电影”,奥登说,“我喜欢好莱坞的原因很简单。我拿起人物杂志,读那些关于电影的东西。”可同时他又和普通生活贴近,感受平实带来的快乐和尊重,他在很小的时候受人追捧,却依然会帮所有人扶门,坚持让其他人先进。他习惯性地在回答前总是带着“先生”或“女士”,并且他是在俄亥俄州大的宿舍提供额外加长的床的看门人。这一切锻造出了不同的格雷格,很多人不了解,但也同时影响不了奥登的选择和生活。

  当然,奥登的生活远比你们要想象的丰富,例如艳照门。实际上这正是奥登自信的体现,虽然方式不算合理,但从人性的考虑可见奥登对生活的追求是多样化的(当然我们并不在此鼓励)。可你要给奥登定义的最好的头衔,应该是,一个好人。

  关于奥登最好朋友史密斯的死,曾是奥登三缄其口的内心隐痛。如果不是史密斯的父亲、同样身为奥登AAU时期教练的老史密斯,人们或许无法窥探奥登内心的细腻情感和沉重。奥登至今还保留着史密斯的汽车,那是他父亲在史密斯死后送给奥登的。奥登第一次谈及生死还是在密友离世四个月后,并且一直深深地陷在自责当中。而老史密斯对于奥登的喜爱并非源自赛场,而是奥登平时搞怪生活的背后,永远闪烁着人性的光辉,这让奥登人性生活世界扫除了盲点,也没有什么阴暗的死角。

  奥登在“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囹圄中陷得太久。生活是有诗有远方,篮球只是一部分,所以我们应该记住NBA有过格雷格-奥登,那个“参加过二战的大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40jesus.net/aodeng/12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