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小鱼儿资料论坛 > 奥古斯丁 >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归档日期:06-17       文本归类:奥古斯丁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胡塞尔对想象基本特征与结构的阐述,是通过比较想象与感知、想象与图像意识的意向本质展开的。因此,感知具有感知的立义形式,具有当下直观表象样式,想象具有想象的立义形式,具有当下化的直观表象样式,感知与想象的区分又是不同立义形式之间的区分。在图像意识中,图像客体的立义与图像主题的立义相互交织,随着一个图像客体的立义,我们也一致地具有一个图像主题的展示,在想象意识中,在两种立义之间也具有某种关联,在对一个像的立义中也有一个想象所关涉之物被带出。其次,在图像客体的显现与物理图像的非本真感知之间存在着争执,图像客体显现为在感知场内部通过物理图像发生的某物,显现为与周围的感知场形成一种连续统的某物。

  “想象”是西方哲学史上一个重要的哲学范畴,在胡塞尔现象学中也占据核心地位,对它的描述与分析贯穿意识现象学的始终。胡塞尔对想象基本特征与结构的阐述,是通过比较想象与感知、想象与图像意识的意向本质展开的。

  在意识层次的划分中,胡塞尔表明,直观行为可分为感知与想象。感知是最具奠基性的意识行为,它有两个基本特征:其一,感知是原本意识,是对对象的直接把握;其二,感知是存在意识,感知信仰把显现者设定为实在。想象奠基于感知。感知的特征是体现,想象的特征是再现。感知的标识是它所具有的自身展示的体现内容,想象的标识是它所具有的类比性的体现内容。感知把内容立义为对象的自身显现,想象把内容立义为对象的相似物或图像。在感知中,内容与质料是相同的;在想象中,内容与质料是相似的。但是,如果感知与想象由意识的实项素材来区分,那么这些素材分别在一个客体的体现和再现中起着动因的作用,这又是如何可能的呢?胡塞尔指出,如果一个感觉材料被立义,那么它必然是以感知立义的形式被进行,如果一个想象材料被立义,那么它必然是以想象的立义形式被进行。因此,感知具有感知的立义形式,具有当下直观表象样式,想象具有想象的立义形式,具有当下化的直观表象样式,感知与想象的区分又是不同立义形式之间的区分。

  问题在于,决定一个感知立义发生还是一个想象立义发生的基质是什么,不同的立义应在何处找到其根据?在胡塞尔看来,这个根据就处于直观的内涵之中,感知与作为自身展示的体现内容具有某种本质联系,想象与作为类比性的立义内容之间也具有某种本质关联,内容已经自在地限定了把握它的立义样式。确切地说,存在于一个体现性感知立义根据中的充盈具有原初性、实在性、印象性、现时性的特征,存在于一个想象立义根据中的想象材料具有非原初性、非实在性、再造性、非现时性的特征。因此,想象材料是非实在的,它们对其本身无效,而是作为其他东西的展现者,其他东西刚好又被给予感觉。

  胡塞尔对想象材料特性的分析并非没有遇到困难。只要我们说想象立义还在进行,那么这个立义就是对想象材料的立义,而根据胡塞尔的意向分析,想象材料作为想象的感性内容,也是意识的实项内在内容。问题就在于,作为实项内在的想象材料如何能与它们的非实在性、非当下性相一致?如果说想象材料的非实在性为想象立义把握这个内容提供了一个充分的根据,那么这个观点似乎并没有完全正确对待他基于行为特征的描述对想象材料所作出的分析。因为,一方面,如果想象特征基于作为想象表象立义的想象的感性内容,那么想象特征就是一个实在的述谓。另一方面,想象客体的作用只是再现一个非切身当下的客体,它不可以被视为一个实在的述谓,因为想象材料,想象的感性内容,表现出自身是非当下的,它不允许人们将它看作当下的,它从一开始就带有非实在性的特征,它的首要作用就在于被看作另一个不同于实在的东西。

  由于在想象特征的实在性与想象感性素材的非实在性之间出现了两难,胡塞尔又从另一个视角来考察感知与想象的区分,即立义特征的不同与内容本身没有任何本质联系。这意味着,胡塞尔放弃了先前试图从不同的立义素材来确定感知与想象的区分。按照这个观点,想象是一种当下化的变异意识,同一个显现可以是一个作为变异的当下化意识的基础。胡塞尔对感知与想象这一区别的出发点是,如果我们谈论一个当下之物,谈论一个现时的此在之物,那么有关的对象之物以及与此有关的物理内容必须在当下意识中被体验到,并且不是在想象中仿佛被图像化。由于意识的变异,一个现时当下的内容转变为一个非现时、非当下的内容,后者只能在非感知性的、非在场的、非自身当下的某物的显现中起作用。

  但是,胡塞尔也指出,想象的变异并不如此进行,仿佛显现之物首先未变异地被给予,而后才出现变异,变异图像地把当下被给予之物重新解释成一个非被给予之物。然而,胡塞尔不仅并未向我们表明这样一种意识变异是如何出现的,而且他也指出对这种意识变异的阐释有不足之处。因为所有现实的体验绝不可能变异地得到立义,现实的表象、判断不仅未得到变异,而且也不可能得到变异,除非以知觉性的图像性的方式。如果现实的体验不可能变异地得到立义,那么在感知性的内容与想象材料之间区分依然存在,就有必要对之作出一个原初的区分。

本文链接:http://40jesus.net/aogusiding/2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