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小鱼儿资料论坛 > 奥古斯丁 >

胡塞尔现象学中的时间客体与绝对河流问题

归档日期:06-22       文本归类:奥古斯丁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我们已对“时间客体”的两层区分作了简要解释,尤其是澄清了内在的时间客体及其显现方式。既然内在的时间客体是在“内在时间”中被构造起来的,那么该如何来理解“内在时间”及其自身的构造呢?这就必然需要具体分析“时间意识”(26)的结构,因为前面两者的构造与之密不可分,这里的“时间意识”是指“时间客体连同其时间规定性在其中构造起自身的那个意识。”(27)胡塞尔说道:

  内在的时间是作为一个对所有内在客体和过程而言的时间而构造起自身的。与此相关,关于内在之物的时间意识是一种唯一性。包罗万象的是现时的原感觉的“聚合”、“同期”,包罗万象的是所有刚刚过去的原感觉的“刚才”、“先行”,是原感觉的每个聚合向这样一个“刚才”的持续转变;这个刚才是一个连续性,它的每个点都是对于这个总体的聚合来说同类的、同一的流逝样式。(28)

  这段话透露出了两个重要信息:第一,内在客体的时间性是我们体验到内在的时间客体的实现功能。“内在时间将自身客体化为一种内在显现中被构造的客体的时间。事物在其各个显现的流动中构造自己,这些显现本身是作为在原初印象的河流中的内在统一而被构造起来的,并且必然是一个接着一个地构造起来的。”(29)我们之所以能够意识到内在的时间客体,根本原因是内在的时间客体必须在一条“时间河流”(30)中延展开来才能被体验到,只有这样的延展才可能给予它们以个体性和统一性。(31)需要指出的是,这里所说的“内在时间”并非单纯的一个时间相位或时间块片,而是有着相互离散性(Auseinandergehaltenheit)和聚合性(Zusammengerücktheit)在一起的时间进程的统一,是“一种与空间透视相类似的(在本原的时间显现之中的)时间透视(zeitlicher Perspektive)。”(32)

  第二,“时间意识”是内在统一(对于内在客体和过程而言的内在时间以及属于时间的起源样式和流逝样式的河流的统一)得以可能的基础。“我们通过目光的变化可以发现,这个当下的、现在的、持续的体验已经是一个‘内意识的统一’,时间意识的统一,而这正是一个感知意识。感知无非就是构造时间的意识连同其流动的滞留与前摄的各个相位。”(33)在胡塞尔看来,我们体验到时间,并不是分为过去、现在、将来这样的不可延伸的点而被给予的,而是通过“活的存在源泉点”(34)的整个“时间视域”被给予的,“现在意识”总是伴随着滞留和前摄一同被给予。“滞留-原印象-前摄”是“时间意识”的不变形式,这个形式是“一个现在通过一个印象构造自身,而与这印象相联接的是一个由滞留组成的尾巴和一个由前摄组成的视域。”(35)胡塞尔的意思和詹姆士所说的任何瞬间都带有“后视”(rearward-looking)和“前瞻”(forward-looking)有着相同含义。(36)

  意识活动并非单一地指向当下感知,它更根本的是与滞留和前摄共同构成了一个“时间视域”,在这个视域的核心部分或者说清晰部分是“原印象”,而周边部分或者说暗淡部分是滞留和前摄。“滞留-原印象-前摄”的时间意识结构共同构成了“活的当下”(“活的存在源泉点”)。于此而言,就有两种时间意识的感知行为:一种是“本原意识”的感知行为,一种是“视域意识”的感知行为。以一段旋律为例,其中对某一声音的直接感知就是“本原意识”,它是对某确定时间点的瞬间直观,而对整个旋律的感知则必然是一种整体直观,一种“视域意识”的感知行为。因此,这两种感知行为或者说这两种直观不可避免地要被赋予两种含义:“较为狭窄意义上的直观是一个瞬间表象,或更确切地说:是一个留意行为的内在的和原生的内容;较为宽泛意义上的直观是一个统一延续的留意行为的内容。”(37)

  我们必须明白,“本原意识”和“视域意识”的感知行为是紧密相关的,如果不紧密相关,就无法感知到整个旋律。更重要的是,只有当对“个别”因素的强调与其他居于“背景”的因素融合在一起时,我们的感知才是可能的。在此,“本原意识”与“视域意识”犹如波与水的关系,谁也离不了谁。就像胡塞尔所指出的那样,每一“现在”体验,就算是体验的“开端相位”,也必然有它的“在先视域”(Horizont des Vorhin)。这个“在先视域”不能是一个空的“在先”或无内容的空形式(倘若如此就无意义可言),它必然具有“过去的现在”的意义。这种“过去的现在”也是一种体验,并且作为体验的“过去”是连续地被充实着的。同样,每一“现在”体验也必然有它的“在后视域”(Horizont des Nachher),而此“在后视域”也不会是空的“在后”,每一“在后”都拥有“将来的现在”之体验,即使是作为体验结束的“终止相位”,也必然是一“被充实的现在”。(38)因此,胡塞尔把“滞留-原意识(原印象)-前摄”的时间意识结构看成是一个整体结构,是自明而直接给予的,感知行为自身就涵摄着同时指向过去、现在和将来三重体验的“时间视域”。

  当倾听一段完整的乐曲时,我们会把这首乐曲称为被感知的整个乐曲旋律,尽管事实上能够被感知的总是“现在点”。主要原因是,整首乐曲旋律的持续并不是在一个感知中被一点一点给予的,而是滞留意识还会把所流逝的声音本身保持在意识中,从而呈现出与整个乐曲旋律这个“时间客体”相关的意识的统一。(39)从根本说来,像乐曲旋律这样的“时间客体”只可能在“时间意识”(“滞留-原意识〈原印象〉-前摄”)的统一形式下才能被给予和被感知。

  如此看来,“时间客体”是在“时间意识”中构造起来的。我们称之为“本原意识”“原印象”“原意识”的东西是一个不断变化的意识行为,每个具体的感知都涵摄着这种不断变化的连续统一体,并且每个滞留都含有着前摄意向,它们的充实会导向当下。也只有在这个“时间意识”结构中才能实现过去、现在、将来的个体性和整体性呈现。(40)因此,索科洛夫斯基在研究了胡塞尔的时间构造理论之后得出结论:“通过时间相位学说(按:索科洛夫斯基所说的‘时间相位学说’指的是‘现在-滞留-前摄’这一时间意识结构,亦即胡塞尔所说的‘原意识-滞留-前摄’结构),胡塞尔达到了他展示时间最终‘起源’的目标。一切时间,无论是主观时间抑或是客观时间,都源自于‘现在-滞留-前摄’这一结构。每一现在-瞬间都涵摄着滞留相位与前摄相位的视域,并且在此之中我们直接体验到居于其内的最原初形式的时间性结构。乃至作为客观时间的现在-过去-将来形式在此也有其依据。它经由客观构造被建构成内在时间。”(41)

本文链接:http://40jesus.net/aogusiding/2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