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小鱼儿资料论坛 > 奥古斯汀 >

谁知道梵底冈的 封圣 事件

归档日期:11-28       文本归类:奥古斯汀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封圣”事件说的是梵蒂冈教廷将一些曾在中国犯下丑恶罪行的外国传教士及其追随者册封为圣人,并选在2000年10月1日这个象征着中国人民彻底摆脱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侵略和掠夺,翻身解放的纪念日,在梵蒂冈为他们举行所谓的封圣大典。这是对历史的蓄意歪曲和篡改,是对中国人民近百年来反抗外国侵略的爱国行动的侮辱。这完全是在与12亿中国人民、与整个中华民族进行对抗。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对此表示强烈的愤慨,并坚决反对罗马教廷这一错误举动。对于梵蒂冈精心策划的这场政治阴谋,中国政府和包括广大爱国爱教的神长教友在内的广大的中国人民是决不能接受的,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也必将给其以有力的反击。

  中国是一个尊重、崇尚圣贤的国家。我们并不反对天主教封圣。在中国天主教历史上,曾经涌现出许多令我们敬仰的人物。如马相伯、英敛之、皮漱石、宗怀德等等,他们无愧于爱国爱教的楷模,不仅是中国天主教徒的骄傲,也赢得了全中国人民的广泛尊敬。不是中国天主教不希望封圣,而是梵蒂冈对封圣出于它的一套政治标准,可以歪曲事实,颠倒是非,甚至把罪人封为圣人。从这次将要举行的封圣活动,让我们可以十分清楚地看到,为了实现政治图谋,他们可以连宗教仪轨都不顾及,导演出一场荒唐的闹剧。

  梵蒂冈此次封圣决不是一次正常的宗教活动,既不合教规,又不合情理,也没有丝毫的神圣感。

  (一)封圣与教廷已经作过的决定自相矛盾。教廷并非不知道对中国历史上那些中国人民认为是帝国主义侵略者的帮凶的人勉强封圣,会带来什么样的严重的政治后果。台湾地区主教团主席单国玺说,1985年11月教廷的宣圣部部长巴拉齐尼枢机曾经明确告诉他,梵蒂冈国务院有禁令,在大陆教会未得完全自由之前,不得进行宣圣事宜,制定教廷东进政策的国务卿卡撒洛里枢机有政治的考虑,他希望早日与北京关系正常化,以减轻大陆教会所有的困境。显然不愿中华殉道线;事件成为关系正常化的一道障碍。

  直到1996年年初,教廷才被台湾主教说动同意宣圣,梵蒂冈的这次封圣,是不愿意看到中梵关系正常化的台湾天主教会极力促成的。所谓台湾主教团专门搞了个宣圣委员会,力促封圣一事的实现。我们不能不看到这次所谓封圣背后复杂的政治背景。它不仅严重影响了中梵关系的正常化,而且是梵蒂冈无视中国天主教教会的主权,是对中国教会的公开蔑视。

  (二)封圣与天主教法典的规定也自相矛盾。单国玺承认,根据天主教的《法典》,宣圣要求证实确实为基督及其信仰捐躯舍命;所见证之信仰必须符合教会之正统信仰;需证明殉道者为基督作证并坚持至死,因此需要严格慎密的调查。甚至要成立当地教区法庭。传讯证人,开庭辩论,经过票决,再呈报宗教裁决。教廷完全不顾这些规定,只因台湾主教一句因为现实环境不允许做这类的调查,就免去了这一程序,这样做,使天主教徒也会感到封圣成了一场为达到政治目的,连自己的宗教规矩都可以随心所欲打破的闹剧,教廷根本就没有把中国大陆天主教会放在眼里,完全无视400多万中国天主教徒的存在。教廷的封圣已经激起中国的主教、神甫和教友的强烈反对和极大愤慨。我在这里引用一位中国主教的话:从宗教角度说,封圣是件很慎重、很神圣的大事,但是梵蒂冈这次封圣却是程序不合适,120名被封圣的对象都在中国大陆,应由中国大陆天主教会提出名单和相关材料,而且要征求当地主教和教会意见;对象不合适,120人中几乎没有精修的圣人,又怎能封为圣品,而且这些人在当年做了许多对不起人民的事。此外,有政治问题是不允许列为圣品的;时间更不合适,十月一日册封这些人民的罪人伤害了我们的爱国感情。

  梵蒂冈和台湾方面经常强调封圣是经过调查,实际上他们所谓的调查根本站不住脚,教廷根本就未按天主教的规定进行严格调查。关于所谓圣人的事迹大多是道听途说,语焉不详。教廷如果把这些劣迹斑斑的罪人封为圣人,封圣岂不是成了一场不折不扣的闹剧?梵蒂冈的封圣既不符合事实和情理,也不符合教规,如果我们把这些所谓圣人的劣迹公布于众,将会被世人耻笑,到时难看的只有梵蒂冈。

  在他以前,谁也不敢将自己犯罪的实情袒露,让别人知道。 奥斯定在基督身上梵蒂冈电台讯)教宗本笃十六世今天12日主日上午要在圣伯多禄广场册封四位真福

  “封圣”事件说的是梵蒂冈教廷将一些曾在中国犯下丑恶罪行的外国传教士及其追随者册封为圣人,并选在2000年10月1日这个象征着中国人民彻底摆脱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侵略和掠夺,翻身解放的纪念日,在梵蒂冈为他们举行所谓的封圣大典。这是对历史的蓄意歪曲和篡改,是对中国人民近百年来反抗外国侵略的爱国行动的侮辱。这完全是在与12亿中国人民、与整个中华民族进行对抗。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对此表示强烈的愤慨,并坚决反对罗马教廷这一错误举动。对于梵蒂冈精心策划的这场政治阴谋,中国政府和包括广大爱国爱教的神长教友在内的广大的中国人民是决不能接受的,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也必将给其以有力的反击。

  中国是一个尊重、崇尚圣贤的国家。我们并不反对天主教封圣。在中国天主教历史上,曾经涌现出许多令我们敬仰的人物。如马相伯、英敛之、皮漱石、宗怀德等等,他们无愧于爱国爱教的楷模,不仅是中国天主教徒的骄傲,也赢得了全中国人民的广泛尊敬。不是中国天主教不希望封圣,而是梵蒂冈对封圣出于它的一套政治标准,可以歪曲事实,颠倒是非,甚至把罪人封为圣人。从这次将要举行的封圣活动,让我们可以十分清楚地看到,为了实现政治图谋,他们可以连宗教仪轨都不顾及,导演出一场荒唐的闹剧。

  梵蒂冈此次封圣决不是一次正常的宗教活动,既不合教规,又不合情理,也没有丝毫的神圣感。

  (一)封圣与教廷已经作过的决定自相矛盾。教廷并非不知道对中国历史上那些中国人民认为是帝国主义侵略者的帮凶的人勉强封圣,会带来什么样的严重的政治后果。台湾地区主教团主席单国玺说,1985年11月教廷的宣圣部部长巴拉齐尼枢机曾经明确告诉他,梵蒂冈国务院有禁令,在大陆教会未得完全自由之前,不得进行宣圣事宜,制定教廷东进政策的国务卿卡撒洛里枢机有政治的考虑,他希望早日与北京关系正常化,以减轻大陆教会所有的困境。显然不愿中华殉道线;事件成为关系正常化的一道障碍。

  直到1996年年初,教廷才被台湾主教说动同意宣圣,梵蒂冈的这次封圣,是不愿意看到中梵关系正常化的台湾天主教会极力促成的。所谓台湾主教团专门搞了个宣圣委员会,力促封圣一事的实现。我们不能不看到这次所谓封圣背后复杂的政治背景。它不仅严重影响了中梵关系的正常化,而且是梵蒂冈无视中国天主教教会的主权,是对中国教会的公开蔑视。

  (二)封圣与天主教法典的规定也自相矛盾。单国玺承认,根据天主教的《法典》,宣圣要求证实确实为基督及其信仰捐躯舍命;所见证之信仰必须符合教会之正统信仰;需证明殉道者为基督作证并坚持至死,因此需要严格慎密的调查。甚至要成立当地教区法庭。传讯证人,开庭辩论,经过票决,再呈报宗教裁决。教廷完全不顾这些规定,只因台湾主教一句因为现实环境不允许做这类的调查,就免去了这一程序,这样做,使天主教徒也会感到封圣成了一场为达到政治目的,连自己的宗教规矩都可以随心所欲打破的闹剧,教廷根本就没有把中国大陆天主教会放在眼里,完全无视400多万中国天主教徒的存在。教廷的封圣已经激起中国的主教、神甫和教友的强烈反对和极大愤慨。我在这里引用一位中国主教的话:从宗教角度说,封圣是件很慎重、很神圣的大事,但是梵蒂冈这次封圣却是程序不合适,120名被封圣的对象都在中国大陆,应由中国大陆天主教会提出名单和相关材料,而且要征求当地主教和教会意见;对象不合适,120人中几乎没有精修的圣人,又怎能封为圣品,而且这些人在当年做了许多对不起人民的事。此外,有政治问题是不允许列为圣品的;时间更不合适,十月一日册封这些人民的罪人伤害了我们的爱国感情。

  梵蒂冈和台湾方面经常强调封圣是经过调查,实际上他们所谓的调查根本站不住脚,教廷根本就未按天主教的规定进行严格调查。关于所谓圣人的事迹大多是道听途说,语焉不详。教廷如果把这些劣迹斑斑的罪人封为圣人,封圣岂不是成了一场不折不扣的闹剧?梵蒂冈的封圣既不符合事实和情理,也不符合教规,如果我们把这些所谓圣人的劣迹公布于众,将会被世人耻笑,到时难看的只有梵蒂冈。

  首先,教会方面,封圣是圣座做出的,并非梵蒂冈城国,这是两个政治实体,其次,封圣并不一定要殉道,生者也是可以封圣的。最后,中国天主教会并非直接隶属于教廷,而是人民政府,主教任命权都是国内定的,而不是宗座,所以国内公教的主教们的推选与提议也不能直接到达圣座,国内除台湾教区,香港和澳门的直隶牧区属于教廷管辖圣座认命外大陆教会大多有公教的样子却没有宗座的指引

本文链接:http://40jesus.net/aogusiting/11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