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小鱼儿资料论坛 > 奥古斯汀 >

莫若以明

归档日期:05-31       文本归类:奥古斯汀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本片讲述的故事发生在十九世纪末的法国(与大文豪莫泊桑同时代)。年方十九的妙龄少女奥古斯丁貌美如花,含苞欲放,可惜出身低贱,从岁开始就在一户人家作女佣。当时法国乡村的环境可能比较封闭,妇女受到普遍的压抑。十九岁的奥古斯丁既无月经,甚至不知月经为何物。在一次给主人上菜的时候,一位西装革履的帅哥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打量了许久。察觉到被帅哥观看,她回到厨房就开始双手发抖,浑身感觉不自在。再次回到餐厅斟酒,双手颤抖得越发激烈,随之“啊”的一声倒在地上,仿佛中了魔一般,全身不停地抽搐,并发出痛苦的呻吟,整个人已不再由自己控制,欲罢而不能。更为诡异之处在于,右眼紧闭,如被胶水粘合一般。如果联系后来的剧情,我们发现被师哥凝视这一细节决非可有可无。它暗示了女主角受到情欲的刺激,产生性的冲动,然而这种冲动是无意识的,她清醒的自我并不能认识到。在那个时代,生活的环境让十九岁的奥古斯丁对性懵懂无知。这种性的萌动应该不是第一次了,而每当冲动来临时,她只是感觉奇怪,不知所措,找不到疏解的途径,唯一的办法就是努力去压抑。而作为动物本能的性冲动却往往难以通过主观努力得到有效的抑制,在奥古斯丁的身上最终体现为歇斯底里症的猛烈爆发。这和咱们天朝似乎有天壤之别,中国古代的女仆似乎都比较早熟。《红楼梦》中的女仆对性知识的掌握比主子还多,没几个不偷情的,宝玉的性启蒙还要靠她的丫环袭人呢。

  在表妹的陪伴下,奥古斯丁来到沙尔柯医生开办的萨尔皮特里耶医院接受治疗。经初诊,她被建议住院观察,等待沙尔柯医生的正式治疗。这所医院专治如奥古斯丁这般得了怪病的女病人。由于病人较多,一时半会还轮不到奥古斯丁。第一天晚上,躺在病床上的她听着邻床女病友的呻吟,想着自己的怪病,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无可奈何的奥古斯丁于是向天使祈祷,希望自己的病快点好起来。而病友却告诉她,向天使祈祷是没用的,应该向沙尔柯祈祷。可见,在一班女病人心里,沙尔柯就是她们的天使,就是神。

  第二天,奥古斯丁有幸旁观沙尔柯医生对病人的治疗过程,我们也通过奥古斯丁的主观视角,对沙尔柯医生有了初步的认识。他治病的最大特色是要让女病人宽衣解带,用科学的方式对她们的身体作仔细地研究。他给我们的印象是一个作风严谨的科学家,每日的工作就是冷静地观察女人的裸体,用理性去作分析、研究,一方面治病救人,一方面提高人类对自身与世界的认识,促进科学的进步。至少现在,我们觉得在这个过程中,他是不动感情的,更不会有治疗和学术外的非分之想。但他并不能左右病人对自己的看法、感觉。而奥古斯丁的到来将使事件的发展充满戏剧性。

  奥古斯丁被派到厨房作帮手。这里的病人估计都不用交医药费,只需通过自己的能力为医院尽一份力。刚到厨房工作没多久,沙尔柯医生来厨房了解情况。正在他吩咐后勤人员要保证病人伙食质量的时候,奥古斯丁突然病情发作。她发病的方式吸引了沙尔柯,医生于是决定提早对她治疗。这次发病的时间恰恰在沙尔柯医生到来之际,可不完全是巧合。刚进医院的时候,奥古斯丁就对医院印象不好,并希望早早治愈出院。夜晚祈祷时听到病友对沙尔柯医生的神化,就认定了这根救命稻草。而看到一群病人排在前面,又心生焦虑。当医生来到厨房时,奥古斯丁无意识地感到这是一个提前得到治疗机会的大好时机。这次发病不是装出来的,但它在此时的发作无疑有着可追溯的明确动机。发作结束后,女主角那略带满足和放松的神情无疑印证了这一点。

  影片对女主角接受治疗地过程作为了生动、详尽的展现。只见她出镜,三点尽露,而沙尔柯医生则手持一根金属的诊疗棍煞有介事对她全身进行测试,包括乳房、阴部等敏感部位,并在她身上用笔作记号。初步结论是:整个右半身没有感觉,两边完全对称。

  话说这沙尔柯医生虽然掌握着这么大一个医院,进行着科学研究,在学术界占有一席之地。然而他的终极梦想——进入科学院——却至今不曾实现。从他与妻子的对话可看出,他岳父应该也是医学界的重量级人物。而妻子的关系并未顺利让他进入科学院。他希望通过对奥古斯丁的研究,敲开科学院的大门。于是,沙尔柯医生组织了一次学术会议,邀请到医学界名流,现场展示奥古斯丁的病情。只见奥古斯丁在接受催眠以后,迅速地进入发病状态。与之前发病不同之处在于,性高潮的特征暴露无遗:双手抚摸自己的胸部、阴部,身体极度扭曲,持续起伏地呻吟,最后是满足的娇喘。从她被抬出去时望着沙尔柯医生满足、幸福的表情,我们不难看出,此时奥古斯丁已将自己压抑的情感部分地转移到医生的身上,即所谓“移情”,也就是把把沙尔柯当作自己想象中的情人。这种奇特病情的展示令大家目瞪口呆,最后爆以雷鸣般的掌声。但是也有人充满质疑,认为这是色情表演,有伤风化,是伪科学,是沙尔柯在炒作。然而,沙尔柯不为所动,仍然坚持自己的治疗与研究。

  奥古斯丁在一次杀鸡时看到鲜血而晕过去,醒来后病情发生了戏剧性的改变:瘫痪转移到了身体左侧,左手紧握,对冷热都无反应;身体右侧恢复正常,右眼睁开,两边仍然完全对称。

  不久后的某晚,奥古斯丁“梦到有人在屠宰场屠杀野兽,她看着那些野兽倒下,流着血。早上,她终于月经初潮了。”这象征了性欲的强大、不可控制、具有破坏性,如野兽般吞噬一切的特点。接着,通过沙尔柯医生的画外音,我们对奥古斯丁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性格特点:很活跃、聪明、多情、易爱感动。她给男人的感觉是舒服的。她喜欢表现自己,渴望被疼爱。她很美丽,很注意打扮自己,会很仔细地摆弄自己茂密的秀发。时而是一种发型,时而又换另一种。她尤其喜欢颜色鲜亮的发带。”画面表现的是奥古斯丁含情默默的微笑。这里的性格特点显然是在她月经初潮以后表现出来的。在这之前,我们看到的奥古斯丁是一个忧心忡忡、目光呆滞、懵懂无知的少女,而月经的来临使她的女性特征完全显露,变得婀娜多姿。这一切的发生要归功于沙尔柯医生的妙手回春,以他的口吻来讲述,别是一番味道。

  画面切换到沙尔柯医生的办公室,他正在询问奥古斯丁的病情。此时的她身穿一件鲜红的外套,坐在办公桌前的逍遥椅上随意前后摇动。她先是深情地望着医生,然后起身,在屋内随意走动,环视四周。最后翻开一本医学书,看到里边的人体骨骼,冒出一句:“这书没讲什么爱情。”

  此时此刻,在这位怀春少女的心中,关注的唯一话题就是爱情。而沙尔柯医生这个与她相处时间最长,对她倾注许多精力、关怀备至的老男人就成了她钟爱的对象。上面这段对话显然是她对医生的试探。长期研究女性的沙尔柯也心领神会,而他到底会怎样应对呢?

  随后,沙尔柯去波尔多开会,奥古斯丁伤心欲绝,完全不配合治疗,甚至茶饭不思。直到沙尔柯回到医院亲自给她喂食,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第二天,沙尔柯把他的宠物猴Zibidi带到办公室,与奥古斯丁一起逗猴玩。她当然乐在其中,而沙尔柯却明白自己是在棋行险招:他的出发点是彻底治疗奥古斯丁的歇斯底里症,如果自己不投入,不配合她扮演情人的角色,她的欲望得不到释放,病就难以治愈;如果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则可能跨越道德的底线,导致自己身败名裂。做(情人)还是不做?这仿佛是一个哈姆雷特式的难题(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a question.)猴子不愧是高级的灵长类动物,似乎能通人性,我们看到它在尽量搓合这对男女,扮演红娘的角色。动物是不管什么道德的,一切皆凭本能行事。然而,德高望众的沙尔柯医生却是有理性的,虽然此时理性正经受着原始欲望的强烈冲击,但理性的力量占了上风。正在大家玩得兴起之际,沙尔柯突然叫奥古斯丁出去,以此克制住了欲望的爆发。但这仅仅是暂时的。

  欲望、情感受挫的奥古斯丁病情加重了:“她突然惊醒,然后突然在床上坐起来,就像有人在她旁边一样,亲吻,然后再躺下。半夜,她粗俗地呼喊着想像中的情人。她手臂交叉着,像是在自己摸胸,身体布满了汗。”听到这一病情汇报后,当天夜里,沙尔柯悄悄来到奥古斯丁的病房,揭开被子,只见她半边稣胸暴露无遗。沙尔柯俯身侧耳倾听她的喃喃呓语。这张画面作为电影海报,确实具有无穷的诱惑,令人遐想联翩。突然,奥古斯丁一把抓住他,沙尔柯着实吓了一跳。但这只是无意识的举动,奥古斯丁仍然沉浸在她的春梦中。沙尔柯离开医院,思绪万千,冒雨回家。淅沥的雨水淋不熄心头的欲火。我们看到,沙尔柯回家后,脱衣,镜头立即切换到他裸背洗手的画面,接着一个远镜头展现了他整个人对着盥洗台、镜子的画面。这显然是以一个隐晦的方式告诉观众,沙尔柯实在无法抵御欲望的侵袭,不得不通过打飞机的方式自行解决。这就为后来真刀真枪的实战埋下了伏笔。

  另一边厢,各种风言风语吹进了沙尔柯夫人的耳中。她已对丈夫这位远近闻名的新病人的情况展开了调查。这天,她向丈夫朗读了大文豪莫泊桑公开发表的一段评论:“我们都成了癔病(即歇斯底里症)患者,自从沙尔柯博士这位癔病的传教士,这个把癔病患者当成宠物圈养在筹巨资建造的现代化的萨尔贝特里耶医院,他让许多神经紧张的妇女变得疯癫。很快让很多人如同被魔鬼附身一样。‘认错了你的丈夫吗?那你是癔病患者。还是个好色的癔病患者。’‘你在说谎吗?那么你是癔病患者。’‘你很贪吃吗?那么你是癔病患者。’‘你很紧张吗?那你也是癔病患者。’‘无论你有这样还是那样的症状,总之你们这些女人从一开始就是癔病患者。’”莫泊桑的意见应该代表了当时舆论界对沙尔柯的普遍看法。沙尔柯对癔病的研究在当时成为舆论界的笑柄,基本不被学术界理解,他被当作一个哗众取宠的小丑。这是在人类文明每次要取得突破性进展的关键时刻所表现出来的并发症。

  这一系列事态的发展,让沙尔柯受了强烈的刺激,但他一面坚持着自己的科学研究,一面还在坚守着道德的防线。接下来,他在助手的协助下,用一种类似弓箭的金属工具,刺激奥古斯丁的阴部。这样做的目的何在呢?真的是科学研究吗?连他的助手对此也产生了怀疑。我觉得更可能是,他想在自己身体不直接介入的前提下,让奥古斯丁获得性快感,从而释放出压抑的欲望,将病治愈。同时,自己也可以获得观赏的乐趣,又不突破道德的底线。当然,电影中展现这个过程并未持续多久。

  之后,奥古斯丁与沙尔柯进行了谈话,当面对他的研究表示质疑。最后一句“我讨厌你!”意味深远。众所周知,当女人对男人说“我讨厌你”的时候往往表示爱之深、恨之切。就奥古斯丁的情况来说,则表现得更激烈。长期压抑的欲望经过沙尔柯医生的诱导,已经在精神领域内完成了对他的投射、移情,但这显然是不够的。作为移情对象的沙尔柯医生,近在咫尺,又远在天涯,常能神交,却不能满足肉欲。内心的挣扎让奥古斯丁泣不成声。

  经过多方斡旋,沙尔柯终于得以向科学院展示奥古斯丁的病例。然而,奇迹发生了。就在展示病例的半小时前,奥古斯丁由于复杂的情绪得不到缓解,于是到屋外草地上狂奔,下石梯时不小心滑倒,顺着石梯滚了下去。这一摔不要紧,整个病就神奇地痊愈了。当然,你也可以说这剧情狗血。但我觉得这种神秘色彩符合电影主题——癔病——本身的神秘性。弗洛伊德对癔病作了系统地研究,建构了一系列突破性的理论,对人类文明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我们由此得知人类精神领域的神秘性,它的飘忽不定、不可捉摸,但精神世界对我们的日常生活,我们的现实存在产生的影响确实是永恒的、实实在在的,对它的探索也是永无止境的。

  摔倒治愈这一突转也有力地推进着电影情节的发展。病愈后的奥古斯丁不再能被催眠。于是沙尔柯对她的病情展示陷入尴尬的局面。面对沙尔柯的窘境,奥古斯丁露出了一丝胜利的微笑,小声告诉他:“我病好了。”仿佛意味着对医生伤害自己情感的报复。但她并未让窘境持续下去,而是有意识地进行了生动的病情模拟表演。如果说她这样做是为了给沙尔柯台阶下,不如说更是满足自己被观看的欲望。人不但有窥探欲,也有被窥探欲。性欲本是一种很私密的东西,我们一般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表演或者观看性高潮表演。但它却可借助科学的名义来顺理成章地完成。在科学外衣包裹之下,台下的观众满足了窥探欲,台上的演员则满足了被窥探欲。表演完毕,现场同样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没人觉得奥古斯丁在表演,大家都对她的“病情”深信不疑。唯独沙尔柯对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认可高兴不起来。他把演讲稿交给助手,自己则匆匆离开现场,来到办公室,与等候在那里、刚刚康复的女病人尽情云雨了一番。

  理性的力量最终并未战胜非理性的欲望本能的冲动。科学本身就很意思,如果仅仅研究大自然,它可以完全做到客观、不带情感;而一旦当科学研究的对象进入人的领域,特别是精神领域的时候,情况就比较复杂了。西方哲学从柏拉图开始就崇拜理性,认为人是理性的动物,人的理性完全可以战胜人的动物本能,也就意味着以理性来压抑人的情感。心理学家弗洛伊德让我们认识到人的精神领域的强大和复杂,认识到我们的动物性,从而面对自身阴暗的本性。而理性、道德的出现是人为了生存,而不得已采取的措施,道德的约束诚然有利于人类社会整体的进步,但却让个体的人越发压抑。性的压抑在人的各种欲望的压抑中具有最典型的特征,所以弗洛伊德在对许多精神病人进行研究以后,提出了自己的泛性论,这是不无道理的。事实上,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人由于受到道德、传统、社会的多方面束缚,变得越来越压抑,体现出一种世纪病。这就是为什么经济越发达的地区精神病患者越多,最富的美国是世界上精神病发病率最高的国家。有兴趣的读者可参阅弗洛伊德的相关书籍,如《文明与缺撼》。

  暴风雨过后,一切皆归于沉寂。成为女人的奥古斯丁将回到她自己的世界,继续过那属于她自己的生活。而沙尔柯的事业将会如何发展,我们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的人生将背负沉重的十字架……

本文链接:http://40jesus.net/aogusiting/184.html